尤美女委員國會辦公室電子報


尤美女

各位朋友,大家好:

政治檔案是轉型正義工作的基礎,也是關鍵的一環,但是放在目前檔案法的架構下,卻會處處受限。檔案法自2002年施行至今已逾14年,但仍不時發生政治案件檔案應用管理的爭議,例如數年前有美麗島受刑人不滿隱私遭揭露而控告檔案局,近年也有政治受難者家屬、歷史研究者、民間團體頻頻抗議檔案局過於保守,妨礙追求歷史真相。究其原因是檔案法不僅未細緻區分不同的檔案性質,更忽略威權時期政府檔案的存在目的是公開揭示人權迫害的不正義,與一般國家檔案的目的有本質差異,而強把兩種檔案類型置放於同一部法中處理,導致臺灣轉型正義工作遲遲無法落實。

目前檔案局雖然不再堅持政治檔案仍要放在檔案法的架構中,但卻打算等到未來促轉條例通過,促轉委員會著手規劃政治檔案的保存與開放後,再進行處理。因此當時我提案要求檔案局必須在兩個月內,針對前述政治檔案之保存、開放及應用,邀集民間團體及專家學者召開會議,研擬具體解決辦法,並擬具推動規劃與時間表。期望在下個會期,政治檔案法能夠進入條文的討論與審查。

尤美女

 


促轉條例等待二三讀 轉型正義路仍迢迢


解嚴三十個年頭以來,台灣民間累積了許多對威權時期白色恐怖的紀錄、研究與討論,轉型正義的訴求也從未消退,但政府迄今完成的工作卻僅止於紀念與補償。
轉型正義是整體性的社會民主工程,首要之務為真相發掘和歷史事實調查。這些工作的目的並非清算,而是以還原人權受迫害之歷程,並釐清壓迫體制加害者及參與者的責任為目的。我們雖然錯過了民主化初期共同面對過去威權統治政權對人權侵害的機會,但時間拉長也許帶來新的可能性,讓我們能夠以更整體的視野與格局,檢視威權統治及其遺緒之深遠,並站在當下,思考我們的社會所需要的復原與和解是甚麼模樣,又如何可能。
六月二十二日司法法制委員會完成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初審,針對威權時期威權統治政權對人權的侵害,由行政院下設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針對幾個事項進行規劃: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處理不當黨產;以及其他轉型正義事項。目前促轉條例已過初審,希望能在八月臨時會時通過三讀。



政治檔案訂定專法 轉型正義關鍵基礎


在今年白色恐怖「七一三事件」六十七週年這天,司法法制委員會排審了政治檔案法。這部法案在上一屆政黨杯葛下,不斷在院會一讀之前就退回程序,「排入院會又退回程序」的劇碼總共上演了60次。究竟被程序杯葛的這四年來,我們又失去了多少珍貴的歷史資料,讓我們能夠去拼湊、瞭解當時的個別事件與體制運作?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們都已無從得知。
政治檔案其實是轉型正義工程的基礎,但是它的重要性,以及特別立法的必要性與急迫性卻被忽略。政治檔案其實是轉型正義工程的基石,不論是要釐清案件真相、瞭解威權體制所造成的人權迫害與扭曲,或甚至處置威權體制下的加害者或參加者,無論是哪個層次的轉型正義工作,我們都需要仰賴各種文書、影像等檔案的整理、分析與研究,才有辦法進行。簡言之,只有從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才會明瞭政治檔案的重要性與立專法的急迫性。
因此,真促會的學者專家參考當前在處理前威權政體檔案上,相關法制規範最為完整的德國經驗,並因應臺灣本地脈絡,將政治案件之檔案另以專法特別法處理,以使政治檔案保存、開放與應用的規範能更妥善。政治檔案法在這個會期經過一讀,面對當下這個轉型正義的重要時刻,我希望下個會期能盡快進入逐條審查的討論。



全面檢討校園性平事件之處理機制及實務問題臨時提案


近五年來,校園性侵害通報件數增加一倍至超過1500件,性騷擾更增加兩倍至超過3000件,其中皆有一半調查屬實。在「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和「性別平等教育法」中,發生性騷擾及性侵害事件時,學校必須主動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召開調查小組處理,甚至必須主動為當事人引介相關資源。
在性平法的制度設計中,性平會的組成具有一定的專業性與中立性,即使系所設計了輔導、協助當事人的措施,也不能夠架空性平會調查小組。這樣的設計是為了能夠公正地調查處理校園中發生的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並避免當事人遭到二度傷害。我和幾位委員在七月五日的會提案,請教育部全面檢討校園性平事件之處理機制及實務問題,並進一步提供更明確的行政指導方針或修正措施,以供各校參採。

以下為七月五日臨時提案內容:
本院委員尤美女等十一人,鑒於「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屆滿十二年,然近日爆發之輔大性侵事件凸顯校園性侵害、性騷擾之實務處理問題叢生,亟待全盤檢討修正,以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法之立意、建構性別友善環境,並減少校園性侵害、性騷擾之不當處理造成對當事人之二度傷害。爰此請教育部全面檢討校園性平事件之處理機制及實務問題,並進一步提供更明確的行政指導方針或修正措施,以供各校參採;同時加強性別平等教育之教材推廣,增進各校師生及性平會人員之教育訓練,尤其有關消除各類性別迷思、性別歧視之相關內容。是否有當,敬請公決。



苦等18年 臺灣人權保障何時「轉大人」?


對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倡議,早在1990年代就開始,過去也曾二度將草案送進立法院,其中包括我與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Covenants Watch) 於2014年合作提出的《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草案、《國家人權委員會職權行使法》草案,以及配套修正的《中華民國總統府組織法第十七條之一修正草案》。遺憾的是,當時的馬英九總統雖然言必稱人權,卻不願意成立一個符合巴黎原則的獨立人權機關,因此這些法案也持續地被國民黨團杯葛於程序委員會,直到任期結束。
我與人約盟、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臺灣人權促進會,以及顧立雄委員在七月一日共同舉辦「束之高閣18年,解凍國家人權委員會」記者會,就是希望能夠在新國會繼續推動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法案。
對於「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置,我抱持樂觀的態度,因為在去年的世界人權日上,小英總統即多次公開承諾「要建構一個獨立專責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我也期待草案送進立法院之後,能夠獲得充分討論,早日三讀通過並順利成立一個臺灣所長期缺乏的,主責人權保障議題的獨立機關。
從1997年10月,黃默教授率先提出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倡議至今,已經超過18年,我們衷心企盼記者會上的「破冰」行動,象徵相關草案可以結束漫長等待、徹底解凍,讓臺灣人權保障機制早日成熟、完備。


苦等18年 臺灣人權保障何時「轉大人」?


《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七月十四日通過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


今年三月底,我與顧立雄委員共同舉辦「推動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草案」記者會(https://goo.gl/XYZvSZ),並邀請親身經歷冤案遭遇的陳龍綺先生現身說法。
有時候在某些鑑定技術的條件之下,或在法院與鑑識領域缺乏充分良好的溝通關係下,一個「不能排除混有當事人DNA」的鑑定結果,就這麼定了當事人的罪。
但技術演進,我們發現,其實當時的鑑定結果也許存在著我們所料想不到的可能情況。我們的當事人也許正是統計數據下,那麼幾萬分之一重複而吻合、而被誤判的個案。
過去有分別由高檢署和法院重送鑑定而獲翻案的呂介閔、陳龍綺案,我們期待,委員會通過的《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日後三讀後,可以讓該被平反的冤案不再倚靠渺不可及的運氣,有一個明確的而開放的管道得以依循。我們的司法不僅僅是死守構成要件下判決的機器體系,在司法權力施展的同時,更要戒慎於誤判的可能,倘若真有冤抑,在鑑定技術更為成熟之後,就應該賦予當事人有重新提起聲請鑑定的機會,避免少數個案成為程序制度下的犧牲品。


《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七月十四日通過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
    地址:國會研究室:10051臺北市中正區濟南路1段3-1號0402室
    電話:國會研究室:02-2358-8112
    傳真:國會研究室:02-2358-8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