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美女委員國會辦公室電子報


尤美女

各位朋友,大家好:
2012年11月23日,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正式成立,我很榮幸能夠擔任會長,與關心人權議題的立院同仁們共同努力,就人權議題提出主張,三年多來,除了與各國國會的人權委員會保持良好互動之外,也持續關注國內外人權問題,同時也利用國會外交平台,多次針對人權相關議題舉辦交流活動。
國會改選之後,新一屆立委已於2月1日上任;邀請代表新民意的立法委員們,再度召開新一屆的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成立大會。會中非常榮幸能夠敦請立法院蘇嘉全院長、蔡其昌副院長分別擔任榮譽會長、副會長,我也很高興可以繼續擔任會長一職,在人權議題上繼續耕耘。同時,會議上也推舉民進黨顧立雄委員、國民黨許毓仁委員、時代力量Kawlo Iyun Pacidal高潞‧以用‧巴魕剌委員共同擔任副會長,象徵人權議題是超越黨派之見的普世價值。
本屆立法院跨黨派國際人權促進會,共有56位委員加入,希望未來立院可以持續與民間團體、行政部門,以及國際的朋友們保持緊密的聯繫與合作,繼續推動人權保障工作。

尤美女

 


【肯亞案 我國應有管轄權並盡速掌握相關罪證】


日前我在司法法制委員會針對肯亞案質詢法務部羅部長;法務部對於肯亞案的處理態度令人非常失望。
羅部長除了認為,「台灣人被遣送到大陸這件事,由對方的角度來看,如果台灣人在肯亞設機房詐騙大陸人,他們想要偵辦這個案件,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還表示「我們的刑度從全世界各個國家比較起來,確實偏輕,對於嚇阻詐欺集團的犯罪,到底有沒有效,大家去評量」、「因為民主國家要保障人權,但是應該保護犯罪嗎?」企圖誤導國人本案若將人送回台灣只能輕判,卻不論其同樣在部長任內期間,我國已經修訂了刑法339條之四,電信詐欺加重刑責並採一罪一罰。
另外,我質詢問道,如果按照羅部長的「屬地主義」論點,這些人就全部都要送到中國去,因為裡面有中國人、台灣人、還有泰國人,不過事實上中國卻把泰國人送回泰國去,把中國人、台灣人送到中國去,羅部長卻回答:「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把泰國人送回泰國去,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騙大陸人,因為他們只會講泰國話」,令人傻眼;羅部長從來沒想到,那是因為人家泰國懂得主張說泰國人當然要回到我的司法管轄權!
我們並不是要輕放罪犯,而且我們認為法務部應該掌握目前中國尚未提供的本案偵辦進度、犯罪期間、共犯人數、被害人數、涉及省份、詐騙總額、資金流向、犯罪手法等犯罪證據資料,以保障本案偵辦及審判的正當法律程序。
相關新聞連結: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664461



轉型正義刻不容緩


上週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很高興我們終於有機會提出轉型正義的議程。但行政院沒有仔細看條例內容、也未確實檢視我國目前轉型正義相關工作推動狀況,即表明「我國轉型正義工作已做得不錯」,無須訂立相關法規。至於國民黨幾位委員則在不了解轉型正義的情況下就以程序發言杯葛議事,甚至指稱為「警總復辟」,對台灣社會過去在威權統治下所受到的壓迫視而不見,欠缺反思。
台灣從解嚴以來已過了近三十個年頭,第一次政黨輪替至今也已十六年,但我們除了對受難者的補償 以外,其他面向的轉型正義幾乎尚未開始,甚至就連發放補償金的過程,也是「有被害人而無加害人」、「有金錢而無真相」。以致於目前雖已有數千本書籍及學術論著 出版,但社會對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案件的真相卻仍不理解,政治受難者沉冤未雪而蔣公紀念銅像仍然佇立,甚至一但提及「轉型正義」這四個字就被指為撕裂社會。
轉型正義是一個社會在民主轉型之後,對過去威權獨裁體制的政治壓迫,以及因壓迫而導致的社會分裂,進行種種善後工作。在這項社會民主工程中,特別重要的是,轉型正義必須對過去政治迫害的真相和歷史,完整地加以呈現 ,而非對過去的不義選擇遺忘和忽視。透過呈現真相和歷史,我們才能夠真正彌平社會裂痕、消弭仇恨,也才能夠提醒後代:獨裁統治對人道的壓迫與摧殘,並對防止未來的不義負起責任。
例如,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完成了轉型正義的不同面向工作,包括:收集陳述與紀錄證據、給予受難者機會說出人權受到侵害所遭遇的痛苦;要求加害者說出真相;依據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證詞,確保被害者得到賠償與平反。如今已成為受到國際肯認的轉型正義模式。
從南非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轉型正義的社會工程必須是整體性的,而不是只挑出幾個部分來進行技術性的處理。如何進行這個工程?從二次大戰以來,其他國家已經累積了相當多經驗,可以提供我們參考、思辨,並加以修正,以最適合我們社會的方式來推動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是為了追尋真相,對台灣這個經歷威權統治超過半世紀、剛邁入民主的國家非常重要。然而,過去皆礙於政治現實而無法落實。
解嚴至今近三十年,我們已經拖得夠久了,隨著歲月流逝,越來越多經歷過那段時期的受難者和證人離我們而去,相關檔案不斷佚失,我們就越看不清楚真相、社會的傷痕越無法撫平。
現在我們還有機會來處理,現在我們就有責任來處理。我希望目前的行政機關更積極、加快腳步來完成轉型正義這個重要的社會民主工程。
質詢影片:


    地址:國會研究室:10051臺北市中正區濟南路1段3-1號0402室
    電話:國會研究室:02-2358-8112
    傳真:國會研究室:02-2358-8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