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站緣起

我從事法務工作已有3年之久, 每每遇到客戶來事務所都很緊張, 尤其是第一次遇到法律問題的客人更是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憂心忡忡.

若要到事務所詢問,又擔心高額的費用可能負擔不起等因素, 而排法扶的時間可能要等很久, 且法扶諮詢時間又短, 因有鑑於此, 我架了這個網站, 讓大家有一個透過網路做免費諮詢的方式.

事實上簡單的法律問題其實並不需要透過律師解決,寫寫狀就可以處理,另外也算替自己做做公德服務大眾,因此創立了這個法律諮詢家.…

基隆法律事務所,基隆律師事務所,基隆法律諮詢免費,基隆律師諮詢免費

有關陳長文律師於今(10)日中國時報第A14版投書「從財團法人法看自詡萬能的政府」中有關財團法人法相關規定之意見一節,部分與事實有所誤解,本部說明如下: 有關陳長文律師表示依財團法人法(以下簡稱本法)第68條,政府只須補足差額即可「買回」原政府捐助之財團法人一節,查該條僅係規範本法施行前原是政府捐助財團法人因接受民間捐贈而轉為民間財團法人,如主管機關審認其政策目的仍存在,且其有未能達成社會公益或辦理公權力委託目的,或規避政府監督之情事時,主管機關得補足依現有基金總額計算之差額,回復為「政府捐助之財團法人」,其財產仍屬該財團法人所有,僅係適用政府捐助財團法人之規定,做較高密度之監督管理,並非「買回」而變成國家財產或歸屬於國家永遠掌控。過去本部在法案審查期間及對外說明中,已迭次表達,請外界勿再以訛傳訛。 另關於本法第19條要求財團法人僅「於財產總額5%範圍內購買股票」,在立法過程中,係為避免財團法人藉由大量購買股票因而變相成為控股公司,有違財團法人推動公益之設立初衷而規範。至於如何解釋適用該條始為妥適合理,本部前已邀集部分業界、學者、專家及相關機關研商,於配合明(108)年2月1日本法施行,將會依法作成解釋,俾利本法施行適用,亦請外界勿擅予揣測或過度解釋。 陳律師在文中亦指出本法規範採適度監督等情予以肯定,本部同表欣慰。惟在本法即將於明(108)年2月1日施行前,本部刻努力邀集相關機關訂定子法等,本質上亦站在協助、輔導立場,結合政府與民間力量,推動政府或民間捐助財團法人之正向發展,政府絕無矯枉過正或掠取民間財產之意,請各界勿作不當之解說。 服裝、地產和投資,曾是雅戈爾(證券代碼:600177)的“三駕馬車”。然而,4月29日晚間,雅戈爾發佈公告稱,為了實現價值最大化目標,公司擬對發展戰略作出重大調整,未來將進一步聚焦服裝主業的發展,除戰略性投資和繼續履行投資承諾外,公司將不再開展非主業領域的財務性股權投資,並擇機處置既有財務性股權投資項目。 同日,雅戈爾披露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96.35億元,同比下降2.0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6.77億元,同比增長1139.14%;每股收益1.03元。 此外,雅戈爾披露回購股份預案,擬25億元-50億元回購股份,回購價格不超10元/股。 被服裝行業耽誤的“股神”已成過去拋售近70億金融資產 公開資料顯示,雅戈爾公司所從事的主要業務包括品牌服裝、地產開發和投資業務,旗下服裝品牌包括YOUNGOR、Hart Schaffner Marx、MAYOR等。 不過,雅戈爾能夠在A股市場上叱吒風雲,一度被稱為“被服裝事業耽誤的'股神'”。 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雅戈爾首次涉足金融投資。1999-2005年期間,雅戈爾陸續投資了中信證券、廣博股份、宜科科技(後更名為漢麻產業、聯創電子)、寧波銀行等。據悉,1997年雅戈爾參與寧波商業銀行組建,以每股約1.01元的成本進行了投資,2007年寧波銀行上市後股價迅速大幅度上漲;1999年雅戈爾以3.2億元入股了中信證券,以此獲利80億元。 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鋪開,資本市場步入了快速發展期,雅戈爾持有的金融資產市值急速增長,一度超過200億元。雅戈爾董事長李如成曾表示自己被同行戲稱“股神”,可見,雅戈爾的投資業務做得是風生水起。正如李如成所言:“投資就是不一樣,一下子就能賺製造業30年的錢”。 2007年,雅戈爾提出“三駕馬車”的發展戰略。 雅戈爾表示,在此後的12年間,雅戈爾見證了資本市場的高速發展,也隨之經歷了投資收益的起伏波動,由此給投資者帶來了估值判斷的複雜化和未來預期的不確定性。並且,基於資本市場的價值體系,多元化經營的公司通常被給予較低的估值。因此,在雅戈爾創業40週年之際,為實現公司價值最大化的目標,公司擬對發展戰略作出上述調整。 截至2019年3月末,雅戈爾投資項目共39個,投資成本304.55億元,期末賬面值3202.02億元。雅戈爾稱,擬對財務性股權投資的存量項目,除履行原有投資承諾外,根據不同的投資特點,採取二級市場減持、協議轉讓、期滿後退出、上市後退出等不同的策略,擇機進行處置。 實際上,雅戈爾要開始處置投資業務早有預兆。新京報記者梳理了自2018年1月至今雅戈爾金融資產的買賣情況發現,發現交易金額累計已經達到67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雅戈爾在2018年出售浦發銀行、寧波銀行、中信股份可轉債等金融資產,交易金額合計27.42億元。此後,公司又處置了金融資產,交易金額合計14.22億元。而據今年3月5日公告顯示,公司出售中信股份獲益11.40億元,贖回結構性存款14.17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雅戈爾頻頻出售金融資產,卻仍未能阻止業績下跌趨勢。財報顯示,2014年至2018年,雅戈爾實現營收分別為159.03億元、145.27億元、148.95億元、98.40億元、96.35億元,淨利潤分別為31.62億元、43.71億元、36.85億元、2.97億(主要原因為本期計提中信股份資產減值準備33.08億元)、36.77億元。 同日,雅戈爾發布2018年財報。財報顯示,2018年,時尚服裝板塊完成營業收入56.4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22%;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30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9.34%;地產板塊完成營業收入39.91億元,較上年同期降低17.79%;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0.49億元,較上年同期降低14.51%;投資業務實現投資收益32.07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5.25%;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7.98億元。 過往財報顯示,2017年,雅戈爾服裝板塊營業收入約為48.85億元,淨利潤約為7.6億元,同比增長38.75%。而投資業務淨利潤約為-16.89億元,同比降幅高達201.95%。 廣發證券分析師糜韓傑認為,投資板塊儘管不如其他板塊增長迅速,但對雅戈爾現有業務起到有效補充的作用,提供了強大的現金流。但當前資本市場正處於寒冬,投資業務收益結算存在著不確定性,拋售資產或許出於拯救業績的目的。 左手拋售,右手買地,服裝主業迷失 除了投資業務,地產也是雅戈爾的重要領域。1992年,雅戈爾進入地產行業,在浙江寧波、江蘇蘇州不斷拿地。 新京報記者梳理雅戈爾2012年至今披露的年報數據後發現,除了2014年外,地產板塊淨利潤均達到了10億元以上。2014年,地產板塊創下了最高營業收入106.99億元。 根據Wind數據統計,2014年至2016年,房地產業務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06.99億元、94.83億元、98.82億元,分別佔雅戈爾整體營收比重的72.14%、69.14%、69.81%。 這一情況在2017年發生了重大改變。在雅戈爾共計98.4億元的營收中,地產板塊以52.70%的跌幅完成營收48.55億元,佔比49.34%。 新京報記者註意到,雅戈爾一邊不停出售金融資產,另一邊則積極拿地。自2019年以來,雅戈爾拿地的步伐不斷加快。3月2日,雅戈爾發佈公告稱,以4.5億元的價格競得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GQ1811-1、GQ1811-2號地塊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分別為商服用地和居住用地。 而就在一周前,雅戈爾還以3.9億元的價格競得位於慈溪市長河鎮慈長河I201801#、I201802#、I201803#地塊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用途為城鎮住宅用地(普通商品房)。在2018年,雅戈爾以10億元價格成功競買到天津億豪大廈。 雅戈爾為何對地產如此“痴迷”呢?從該公司此前披露的財報數據中可看到,雅戈爾地產板塊淨利潤超過主業服裝板塊。 相比投資和地產板塊,雅戈爾的主業服裝板塊無論是公司投入還是業績貢獻都顯得相形見絀。2016年10月,雅戈爾集團董事長李如成提出要投入100億元加強新材料、新面料、新工藝、新品牌和新服務的創新,“用五年時間再造一個雅戈爾”。 不過,雅戈爾服裝板塊的營收從2012年下滑後就一直保持在40億元左右,2018年則終於突破50億;2012年至2018年期間,淨利潤平均保持在6-8億元左右,相對穩定。 該公司披露的財報顯示,雅戈爾回歸主業也並非那麼簡單。2016年和2017年期間,雅戈爾的重要戰略品牌GY營收分別為1.528億元和1.526億元。在2018年三季度,GY品牌僅實現營收178萬元,僅占前三季度營收的5.7%。2018年年報中,雅戈爾對GY品牌的收入不再進行披露。 截至報告期末,雅戈爾各類網點合計2258家,以細分到品牌的口徑為3101家。 值得注意的是,同日,雅戈爾還公佈了股東回報計劃,擬回購公司股份的資金總額為不低於人民幣25億元,不高於人民幣50億元,全部為公司自有資金,按回購價格上限10.00 元/股進行測算,預計本次回購股份的數量約為2.5億股,占公司回購前總股本的6.98%。 按照回購資金總額上限50億元、回購價格上限10.00元/股進行測算,預計本次回購股份的數量約為5.0億股,占公司回購前總股本的13.96%。同時公司2018年度擬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5.00元(含稅),同時以資本公積金每10股轉增4股

承辦經驗

hongye01

hongye02

 …